蛋挞Goo

命运

(#喻黄##英语阅读梗#)


三伏天,夏日灼人的白光毫不留情的铺天盖地而来,树影斑驳,蝉声聒噪,连窗边吹来的风,都是暖热的。

都说春困秋乏,黄少天非常完美的诠释了这个词语,此时的他,拄着左臂勉强撑着脑袋,若是近距离的观察,可以看到他平时那双热情洋溢的大眼睛此时已经眯成一条缝。

快坚持不住了,黄少天如是想道。这老师的课如同她那一年四季都不换的梅红色运动服一样枯燥无趣,她就像是在读教科书一样,听着她用那带这浓重方言的口音读着一个又一个英语长句,黄少天终于在坚持了三分钟的“小鸡啄米”后,一个闷头眼看着倒了下去———

大概是要死了,黄少天心一横,本以为会全班会被这声巨响惊动,并且惹来大家的围观,顺便自己又要交上课睡觉的检讨,他甚至已经想到了这次是去哪个网站摘抄一段检讨,脑袋里刚刚闪过那三大网站的名称…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脸卡在了课本上。

黄少天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次大难不死的救命恩人——同桌郑轩。

“谢了……”黄少天有气无力的答了句,而郑轩耸耸肩,表示了一下:举手之劳!

正当黄少天心有余悸的撑着桌子准备抬头的时候,一声他最不想听到的尖锐刺耳的叫声响起:

“黄少天同学!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黄少天不止一次腹诽着为什么这个老师总是喜欢把他的少字念三声,还念叨的如此油腻。

得,该来的还是得来。


下课铃终于在同学们迫切的希望下,沙哑着嗓子唱起轻松的旋律。闷热的天气似乎让一切都躁热起来,同学们赶去食堂打饭,回宿舍休息,如同齿轮上的轴承,一刻也不停歇。而今天的人们似乎心情都很愉悦,大概是拖了今天是周五的福,下午一节课后就可以开心的带着行李一路翻滚回家。

似乎是安慰了不少,黄少天在收到自己又要写检讨书的信息之后,仍然开心的想到。

回去做点什么好呢…先打会儿游戏!最近自己的号夜雨声烦也不知道代打得怎么样了,毕竟第一次找人代打,黄少天难免还是有些小紧张和小期待。而且听说最近公会里来了个新人,似乎遭到重点的提拔,他在公会的剑圣的称谓还能保住吗,呸呸呸,本剑圣就是一周不练习也是宝刀未老!啊好久没吃家对面新开的一家甜品店了,早就心痒痒了很久,这次一定要去,顺便多囤点货,顺便别忘了去趟老班办公室把上次被没收的小说讨回来……

想着想着,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下午的第一节课也顺利的结束,当下课铃响起的一瞬间,老班立刻收起书,麻溜得停了手中的粉笔,他明白,这群熊孩子绝对啥也听不下去。

而且现在的他们看上去也蠢蠢欲动,正准备随时“冲出重围”,恨不得每个人都插翅一般。于是老班也不再多说什么,嘱咐了三两句,就带着书匆匆离去,而此时的G高,瞬间如同打开了水闸一样,人群在狭窄的楼道间涌动,同学们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一个个都很有秩序的,拖着自己的大“麻袋”,朝宿舍楼狂奔。

而黄少天却例外的慢慢悠悠的收拾着自己的的书本,仿佛事不关己一般,一旁的郑轩,倒也是沉得住气,和他一样都成为了为班级锁门的人。


“黄少!郑轩!快点啊!再不走就赶不上40的校车了!”
“好嘞,谢谢楚姐!这就走这就走!!!”黄少天元气满满的向刚送完资料的语文课代表楚云秀回答。

“黄少,回家上Q!”
“好嘞!”

两个人风尘仆仆的跨出了班级,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三辆校车在缓缓的驶入校园大门,看上去和巨大的人流量非常不相符,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准备步行到最近的车站,所以以三辆校车的空间,富裕出一些空是完全没问题的。

半路上和郑轩说说笑笑,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少了点什么,但他不知道啊,就没怎么在意,直到他半只脚已经踩上了车——

“我去糟了糟了!我小说还没拿呢!!!这可是这个月最新的一本,期待了好久了好不容易才搞到…”黄少天几乎是一瞬间反应过来,然后用了0.1s做了决定,没等郑轩反应过来,这人已经冲出去10米远了。不过就算是匆匆离去的,也不忘道别。
没办法,黄少天就是这么果断。一头雾水的郑轩看着黄少天渐行渐远的我背影想到。
只是黄少啊你的行李还在车上啊……郑轩扶额,悲痛的感叹道:“看来又要做义工了…压力山大…”


“下次不许再看了啊!虽然你数学好但也不能不尊重老师…”“是!好的好的老师!”
黄少天愉悦的将书搂在怀中,轻手轻脚的关了们后,一溜烟就冲向走廊的楼梯口处,期间还不忘打开书翻看着上次停留的章节。

“耶!!哈哈哈哈终于———唉我勒个……!!!!”
“哐!———”

就不该作死看书的!

黄少天在和一个人面对面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相撞,自己整个人被弹出去后,内牛满面的想到。


一声闷响后,黄少天的脑袋重重的的磕到了栏杆上,而那个人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被撞倒,大大小小的“包裹”散落了一地,行李箱也可怜的横倒在旁边,地上还散落着花花绿绿的教科书,可谓是一片狼藉,那个同学也蹲坐在地上,撑着地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意识到自己闯祸的黄少天立刻扶着脑袋站了起来,把那哥们从地上拉起来,然后迅速的蹲下身子,边收拾他的东西,边止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那人也不慌不忙的回应着:“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两人就开始清理东西,再将这些东西一件又一件的“挂”回了那个人的身上,黄少天在看倒他装备完了的样子后,忍不住笑起来——

这哪里像回家,这大包小包的架势,分明就是迁徙啊!

黄少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这个人比平常男生白了很多,校服干净整洁,五官端正,还蛮好看的,就是身材单薄了点,在这大包小包的对比下就更明显了。

那人被盯着看,似乎也有一丝迫窘,不过他还是十分冷静的清了清嗓子,将一本书递过去。
“你刚刚掉的。”

黄少天连忙接过书道谢,差点把这个都忘了!但他却也没有立刻接着就走——黄少天是什么人?他可是连楼下两个熊孩子摘一楼住户家的花都会冲过去教训一通的五好青年,说难听点就是爱管闲事,正义感十足,本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宗旨,黄少天在家附近四处“惩恶扬善”,虽然话痨了点,但是还是受到附近居民的一致好评。

“你东西那么多,我帮你拿些吧!”
“不了,谢谢,最后一辆校车要出发了,现在赶去,在它出校门之前还来得及,你快去吧。”
“那这样你肯定就赶不上了啊?”
“我坐公交。”

…嗯…黄少天又思考了一下,用了0.1s做出了决定。
“我也坐公交,一起吧!”

那人刚要开口,却顿了一下,然后平静的回答:“好啊。”

得到应允的黄少天立刻开启了大力模式,开心的接过去两个不是很沉的小包裹,和一部分那个人手里的教科书。

黄少天还颇有使命感。

一路上气氛沉闷的诡异,黄少天在憋了两段楼梯之后终于忍不住打开话匣子,抛出了一个又一个话题:

“唉唉同学,我之前没见过你啊,你哪班的?叫什么名字??”
“2班,喻文州。”
“哦哦怪不得呢,我叫黄少天,12班的,整整隔了两个楼层,怪不得没见过,不过兄弟你不打篮球或者踢足球吗???我经常踢的,而且还是校队的前锋!唉话说你东西怎么这么多啊,我背的这是回去洗的衣服吗,好软啊!”
被一连串长长的问句击中,喻文州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他还是温和的笑着回答:

“我不是很擅长运动,不过我见过你踢足球,踢的不错。这不是要洗的衣服,这是羽绒服。”

“哇那太棒了,我也觉得我踢的很好!哈哈哈这么说可能有点自大,但是没办法啊!话说你夏天还带冬天的衣服啊,好神奇,你是怕冷吗,怪不得我背了这么久感觉好热啊…唉对了,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小说叫…”

黄少天的话痨属性瞬间毫无遗漏的暴露在了喻文州面前,一路上欢声笑语的,虽然吵,但喻文州却非常耐心的回答黄少天的每一个毫无营养的问题,然后再温和的听他讲话。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从文学艺术聊到了天文地理,再从天文地理扯到食堂里到底是蛋挞最难吃还是寿司最难吃,喻文州也不是个很沉闷的人,渐渐的也打开了话题,两个人边走边聊,发现共同点惊人得多:两个人都爱好体育,虽然喻文州不太踢足球,但他依然很喜欢这项体育运动;两个人都玩一款游戏,名叫荣耀,交换了ID名后惊人的发现,两人还是同一公会的,而且做任务也进度同步;喻文州和他也看过同一部小说,只是他没有找到每月连载的途径,而且一年也不怎么回家,只能靠同学帮忙捎带;两人都特别喜欢小动物,在黄少天描述他家的小柯基干过的种种糗事后,喻文州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愉快的笑容。

喻文州的笑声很爽朗,像盛夏中惊鸿的秋风拂面,不自觉的,黄少天也笑的异常开心,比平常夸张了许多。

因为有了黄少天的存在,喻文州每一个月一次的漫长步行,如今却飞快的逝去,步履也轻盈了许多,好像只过了一分钟就到了车站,甚至在看的车站的一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失望感。

黄少天蹦跶着跑去看了站牌,思索了一会儿自己该做哪辆车,决定后又将毛茸茸的小脑袋倾向喻文州,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剑圣如何如何厉害。

喻文州依旧温和的看着他,他明白,其实黄少天并不是真正做公车的,从一开始他撞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没有书包却拿着禁品:小说,稍加猜测就可以知道,肯定是临时扭头回来拿书,恰好撞到自己。

喻文州侧目,这个人比他稍微矮一点,头发有点发棕,清爽的短发,发梢微微翘起,大眼睛很是惹人喜欢,并且现在的他,眼里闪烁着星子一般,明亮的令人难忘。

听着听着,不禁嘴角上扬,不知是因为事,还是因为人。

他将手揣进口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已经攥出汗的东西,最后他掏出了公交卡,紧紧的握在手里。


黄少天第一次急切的企盼着车不要来,但现实总是不尽人意。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黄少天先走了一步,他有些遗憾的把行李又重新挂到了他的身上,然后迅速的拍了他的肩,准备上去车,投币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带卡也没有零钱,在司机怀疑的眼神的注视下,他他只好借喻文州的公交卡打卡一下。他接过公交卡的时候摸到浸满汗水的公交卡时,稍有疑惑,不过却没怎么放在心里。


“周一还你钱啊!谢啦!对了别忘给我打电话啊!加QQ也行!!!我会帮你留书的!…”直到车驶出车站,黄少天才止住唠叨,远远的朝喻文州招手告别。

喻文州望着他,也举起了左臂,向他挥舞着。
那个人在灰暗的、遥远的前方熠熠生辉。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夏天。


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切还是照常运行,两个人倒是突然频繁的在学校中碰面,以黄少天都不可思议的频率,更令人惊讶的是,喻文州竟然转来了足球社,一向体质不是很好的他也开始和黄少天们一起进行高负荷的训练,常常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却依然是社里的吊车尾。

但喻文州并没有因此放弃。

足球社的蓝雨队是校队,进入校队必定需要受到严格的考核,黄少天当初进的时候也没少受苦,而当他中午和喻文州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得知,喻文州决定加入蓝雨,惊讶的同时,也迫切的希望着,恨不得立马就把喻文州黑进蓝雨去。

但他还是为喻文州担心了一把,于是天天和他泡在一起踢足球,余下的日子里,喻文州也会帮黄少天补补他可怜的英语。

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寒假也临近,蓝雨的考核也接近尾声,接下来的就是集结队员,训练到期末前一周,假期开学后训练一个月参赛。

而喻文州,因为战术理论异常出色,弥补了体能上的不足,考核擦边进入蓝雨。不过黄少天可不管这个,知道喻文州喜欢吃什么,当天庆祝这个送了他一大盒白斩鸡,说是改善伙食,喻文州自然是非常惊喜的。


而进入蓝雨后,两个人的交集就更多了,也更加亲近,2班很多同学反映,喻支书最近好像恋爱了一样,整个人心情都明亮了许多,也比以前更加体贴了,这令喻文州本来就出色的人格魅力的到了神一般的buff,迷妹们快要排出校门。


而黄少天也动不动的傻笑,喻文州长喻文州短的,话痨模式一点,最后一定是扯到喻文州。同桌郑轩表示,快要被闪瞎了。


两个当事人倒是无所谓,还是每天腻在一起,可总感觉和对方在一起的日子都过的飞快无比。随着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短,两人告别的时间越来越长,话也越来越少,就连黄少天都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更多的是无言的相对,默契的并肩。


蓝雨因为有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一对悍将,更是披荆斩棘,拿下了省级总冠军,和全国赛亚军,实力堪比国家队。

一个又一个夏天过去了,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似乎掺进去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为什么在公布毕业的那一瞬间,并不是快乐和自由,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恐惧和焦虑。

这是正常的吧?大家都应该会因为前路茫茫不知所措,可他在安慰着自己的时候,分明感到自己不是害怕得到什么,而是害怕失去什么,而且非常要紧,十万火急,一刻也不容犹豫。


是什么呢?黄少天痛苦挠头。


周围的人喧闹着,有的哭泣,有的拥抱告别,噪声震耳欲聋,校服上的签名也越来越多,而他却格外的沉默,这景象着实把郑轩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去找了叶修这个智囊团。

叶修就只是看了一眼,就撇过头去漫不经心的说:“这小子…单相思吧。”

郑轩醍醐灌顶。

“少天啊,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郑轩关切的询问。

喜欢的人?他这辈子也没少喜欢妹子,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竟然安分守己,没有为一个妹子的表白所动容。而更令他自己意想不到的是,听到这句话后,发现自己脑子里竟然出现了一个人,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个人是谁,然后陷入了不知所措。有惊讶,也有迷茫。

三年啊,难道自己就这么迟钝?

“那个,这都毕业了…是表白的好时机啊!别怂就是上!!哥们挺你,被拒绝了也没事!”郑轩在一旁慈母一般的安慰道。

其实郑轩也是个明眼人,心想着自己同桌喜欢的八成就是那个喻文州,可是他自己却没有承认而已。


“嗯…”黄少天闷闷的应声,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他真的很无助,总不能说,我喜欢的就是咱队的喻文州吧?不过当然是黄少天多虑了,大家其实都看得出点倪端。


可是,喻文州呢?黄少天想。


脑子突然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无数片段,关于那个人如潮水般的记忆来势汹汹的涌来,吃饭时的喻文州,踢足球时的喻文州,被罚跑圈时的喻文州,给他讲题的喻文州,开心的,愤怒的,无奈的,温柔的……喻文州。


喻文州。


单单是在嘴里念着他的名字,黄少天自己也不自觉的笑起来。但随即又落寞的静坐,他并不知道表白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如果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身边,好像一切都非常完美,可是感觉不甘心啊…


啊…青春的惆怅…黄少天愤愤地想着,脑袋“咚”的一声磕在桌子上。



放学,两人十分默契的并肩同行,一起走向车站。而今天一路上也很热闹,两人相互打趣,或是讨论着未知而又美好的未来,而黄少天感觉到,喻文州今天的脚步似乎慢了许多。可这也没办法阻挡他们终要分离的事实。


黄少天的车先来了,速度快的他差点想哭出来,可他还是怂了,于是只能拖着行李上车,正要扭头和喻文州告别——却发现,喻文州紧接着也登上了公车的第一个台阶。


“唉你怎么坐这辆车??”没等黄少天说完,他先一步打完了卡,轻轻的推着黄少天的肩膀,向车尾的座位走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黄少天有些窃喜,还有些隐隐的期待,他怀揣着一颗不安的心忍不住问道。

而喻文州可是沉的住气,直到安顿好他的行李,他才缓缓开口,但却不是回答他的问题:


“少天,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嗯嗯,我还不小心撞到了你哈哈哈哈!”黄少天干笑几声。

喻文州笑笑,接着说:“其实那天,我回班里是去拿回我的药。”

“什么药?”

“那天我把宿舍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回去,就是为了想在家里吃下那一整盒药自杀,那时的我有轻度抑郁症,但一直瞒着我妈。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母亲却因为在乎我的感受不再改嫁,那时的我不想成为她的累赘。母亲常年不在家,这也是我什么一直一个月回去一次的理由。”


“而你那天却撞倒了我,本来你应该做校车的,但你却陪我一起做公交车,和我聊天,你跟我讲了许多有趣东西,而我发现咱们两个也有很多共同点,而且我似乎又重新找到了活着的乐趣,同时我也意识到当时是多么的懦弱。”


“想必你也猜到了,加入足球队,就是我的第一次改变,当然一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你,那天你向我招手告别,我不甘心的想,我要是就这么死了太亏了。”

“少天,谢谢你。”


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喻文州,尽力处理着他接收到的所有信息。但还没等他开口——

“还有,少天,在一起吧。”

喻文州突然扭过头与他对视,轻声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期待,和莫名的自信。

命运的发生毫不突兀,却足够真挚,无论是改变他一生的那天,还是现在。

黄少天突然就心安了下来,前所未有的酥麻感遍布全身。

“虽然不想承认啊但是…”黄嘴硬不满的吐槽,心里却乐开了花,“其实你知道的。”


这次黄少天不假思索的,用了0.1s的时间做出了这辈子他最不后悔的决定。

“好!”


空荡荡的公车,车尾的两个少年,轻轻的相拥相吻。遥远的路途,星光满天,两人并肩而行。


是的,我们还有无数个夏天。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