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挞Goo

【喻黄】滴—套路卡(上篇


#喻黄和新手司机卢的故事
#可以说是肥肠傻白甜了
#不要期待po的三轮车
#有私设,预计两发完结


“黄少,我要吃冰淇淋!”卢瀚文小同学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米奇头的棒棒糖,腰上拴着柠檬味儿的海蓝色防晒衣,双手抱着手机打最近很火的塔防手游,百忙之中还不忘贴心的给黄少天添个堵。

黄少天白眼翻到姥姥家,破口将要大骂。结果被卢瀚文一个“喻…”字,给硬生生的怼了回去,舌头突然360度大回旋在脑袋里打了个中国结,顿感生无可恋。

妈的,这小鬼,太岁头上动土,不可饶恕!黄少天在心里默默挥拳,当然只是非常怂的将这个场面仅仅在自己脑子里实现了一下。

想问为什么?
嗯…


事情还要从卢瀚文这个愉快的暑假开始说起,黄少天的小姨,卢瀚文的妈妈,因工作原因将自己据称乖巧可爱又懂事的15岁小朋友卢瀚文连夜邮寄了过来。

黄少天开门的时候这小孩儿全身上下除了一顶奇丑无比的印着大大“帅”字的鸭舌帽,再无其他可以入的了眼的装备。为此黄少天特地嘲讽了一下卢瀚文同学的审美,友好地使用了诸如:非主流、愚蠢等字眼。

“乖巧懂事又听话”的卢瀚文同学不服,小伙子,年轻气盛,虽说这点小事也不怎么至于他怀恨在心,但后来他仔细想了想,突然醍醐灌顶犹如佛祖圣光笼罩——这是绝妙的吐槽黄少天的理由啊!虽说看上去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算盘,但能保证他在捣乱偶然翻车时,翻出这把旧账给自己找个借口随便开脱,黄少天毕竟还是自己哥,也不好说自己什么。卢瀚文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于是从入住黄少天家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压迫无产阶级人民的漫漫长路,比如——


“黄少快起床!我饿了!”
“黄少你别装死陪我打jjc!”

“黄少我想吃西瓜…”
“黄少我要吃m记…”
“黄少黄少,哈根达斯。”
“黄少,草莓奶昔。”
“我要吃火锅。”

“黄少我今天不想吃你煮的面条,那是绝望的味道。”卢瀚文仰在沙发上朝厨房抗议道。
“呸!”厨房里咕噜咕噜煮面声响,黄少天围着小花边围裙顶着爆漫脸大吼:“是月底没钱的味道!”

其实无非是些以小欺大的戏码,玩笑都不温不火的,直到有一天——

卢瀚文意外发现,自己压迫了一个多月的哥,竟然是个gay。

黄少天是枚在校生兼职摄影师,人帅话多,除了工作拍摄以外,平时喜欢拍些偏僻的角落,小模小样的,一张张也都很精致入眼。虽然人啰嗦了些,但干起事来还真是挺利爽快索的。

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歪打正着,卢瀚文小同学带着一丝顶风作案的快感,成功潜入平时黄少天都上了锁的小工作室。

黄少天除了去学校,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泡在了自己的工作室里,平时还会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上几句,搞得卢瀚文一度以为自己的哥哥神经可能有什么问题,活到现在都是凭借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努力在我们面前装作一个正常人。
算了,他平时也不见得有多正常…

结果就在卢瀚文秘密地潜入后,就被铺天盖地的照片墙吓了一大跳。

我去,这么高他怎么贴上去的??

卢瀚文小同学目瞪口呆,眼前的照片墙大约高两米五,墙壁壁纸是木板拼的花样,上面林林总总的贴满了各种照片,有山有水,有禽鸟有走兽,琳琅满目的美酒佳肴,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

卢瀚文看得眼花缭乱,顿时失去了兴趣,不过在扫了几眼后,卢瀚文刚刚迈出门去的脚又踏了回来。

是一个人。

柯南的背景音乐响起,中二少年卢瀚文两指轻托下巴做沉思状。
是的,这些照片里,总是频繁出现着一个人。
几乎没有正脸,除了必要的公共场合,几乎都是偷拍。
洗照片的时间很密集,是近期一周的拍摄,但贴的却很多,几乎占了大半壁江山。
地点集中在森林公园,某所大学,不过不是黄少那所。
桌子上是什么?
卢瀚文余光瞥到一张苹果形状的便利贴。
“h大…生物系,喻文州?”
卢瀚文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连蒙带猜的得出一个不怎么靠谱但是听起来感觉很有道理的结论。
他哥恋爱了。
对象是一个叫喻文州的帅哥哥。


晚饭,卢瀚文旁敲侧击的打听道:
“哥,你怎么总是待在你的工作室里啊?”
正在扒饭的黄少天一个激灵,这小子突然叫哥,非奸即盗。
“瀚文哪……虽然你哥我有钱,但毕竟不是什么大款…”平日里话痨成精的黄少天一副如临大敌视死如归的模样,竟连说话都开始往外蹦字,他斟酌着字眼,委婉道,生怕一下秒这小子提出什么摘星星摘月亮的自己无法实现的要求。
其实自己也不是不想陪他玩,只是真的被其他事情挤的没什么时间去分开多余的心思集中注意力去打游戏。

“我不是这个意思。”卢瀚文表情认真,看上去确实很诚恳,黄少天刚沉下心来继续扒饭,卢瀚文接着又道:“我只是想说,你和喻文州哥哥在一起,怎么不告诉我?”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脑子里呛了一整口米饭,塞的他无法处理如此巨大的信息量。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