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挞Goo

【喻黄】今日当差 09

#喻黄,双花,微韩张,林方,周江
#阴曹地府各种奇形怪状的操作
#有私设,不能深究。

三途河上渐行渐远的船。

黄少天最后看到的便是这番略显寂寥的景象。他好不无趣的衔着根枯草,随意地席地而坐。

不知为何心里寞落了许多。黄少天吐掉干涩的草枝子,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身下的软土,犹如被劈头盖脸浇了个干净的柴火,盯着河面出了神。

正在黄少天难得惆怅一回之时,忽然一团霞红色的祥云轻巧的从头顶铺盖下来,落地的瞬间弹起丝丝缕缕的白烟,里面走出一位笑容满面的白衣公子,和这赤色的云相比略显格格不入。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惊讶,看清人脸后却是先嗤笑了一声,装腔作势的喝了一声:“呦,这不是我们的方上仙吗,我一敲地你就来了,怎么,改行做土地了?”

那人刚要开口,黄少天继续着自己亲切的问候,不给人留一丝回复的余地。

“那你可来错地方了,这阴司可没你的地儿,怎么穿这边来了,怕是上仙被你那团云给烧糊涂了罢哈哈…唔咳咳咳!”

只见黄少天嘴猛的塞进一小团赤色的祥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多日不见黄兄,这嘴皮子功夫也还是没什么长进嘛!”那人也没一副神仙模样,嬉皮笑脸道。

黄少天不服归不服,这团祥云还在自己嘴里躺着呢,自己哪能坐视不管?虽说是苦了自己的钱袋了,但是一想到这嘴皮子能重获自由,也没多顾及那么多,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黄大侠毫不吝啬的竖起两根手指,左手食指在右手心里点了点。

林二家茶楼。

这边方上仙可是心领神会,立刻散了那朵云团,笑的更灿烂了。
“那就劳烦黄兄破费了!”

呸。黄少天腹诽,你这老不死的活了几百年,比我曾曾曾祖父的灵位摆的时间都长,还一口一个黄兄,也忒不要脸了。

黄少天活动了活动下巴,开口:

“方上仙,你黄兄这个月的工钱少的可怜,万一要是钱不够,你可要多救济救济你兄弟啊!”

“我尽量!”

“……”

黄少天默然。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