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挞Goo

【喻黄】今日当差 08

#喻黄,双花,微韩张,林方,周江…

#阴曹地府各种奇形异状的操作…

#脑洞产物,有参考资料(有私设,不能深究


喻文州修长的手抚上白玉,玉石凉凉的,温润细腻,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他不曾想,地府也竟有这般清丽脱俗的香气。
不过惊奇归惊奇,喻文州还是有分寸的收回了手,抬头对上面前人明亮的眼,含着千千万万星宿的眼。
喻文州稍稍失神,说是没见过这样俊俏脱俗的模样,实在是有些虚心假意徒作一番客套的嫌疑,而且面前人的相貌也并非惊艳绝伦,只是…
只是,这人锋利的眉眼和肆意张扬的笑,带着与生俱来的攻击性,也让人无法抗拒的被吸引着。宛若星辰日月皆被击碎于他眼中,再掀一场惊涛巨浪,洗去他身后的浮尘和戾气。
他大概是会武功的,喻文州瞥见他手上生着的薄薄的茧子,以及来人矫健的身手猜测道。
像三伏天后的暴雨,莫名奇妙,毫无征兆,却也足够酣畅淋漓。
黄少天被盯的稍有不自在,看着对面那张稍有些失了神的俊脸,干咳了一声。
喻文州发觉自己的失礼后连连道歉:“恕在下失礼。”

“阁下一番好意喻某心领了,只是这礼实在是贵重,在下受不得,也配不上这美玉,还请阁下另授他人,在下实是惶恐。”

黄少天眨眨眼,脱口而出:“哪里哪里,美玉自是要配美人!文州兄一表人材,如此清逸脱俗,我等粗人望尘莫及,更何况那牛头!唉,你就收下吧,就当是给兄弟我一个面子,我若是再携着这块玉交环给那牛头,指不定被如何当作笑料,只当是帮我一忙!文州兄也定不想我难堪吧?…”
以喻文州说一句,黄少天劝十句的势头,终是说成了这桩礼。

这会儿喻文州正要搬起这块玉起身去到渡口的船上,黄少天又颇为殷勤的效劳于前,又是提玉又是指路,好不周到。

这过分的热情让喻文州也一时间无法理解,只好权当作一个无聊的鬼差拿自己消遣一下时间,或者是自己孱弱多病的身子让他鬼差起了怜悯之心,才如此殷勤效力。

这地府也非是书卷上描述的那样阴森可怖的地方啊。喻文州感叹。

黑白无常没有那样老态龙钟,严肃老成,相反,白无常风流潇洒,黑无常英气逼人,这要是放到凡间,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阎王爷倒是给人一副不苟言笑,气势汹汹的感觉,只是单单端坐在阎王殿上,就给人一种无以言表的压迫感。而判官大人和世俗所描述的也相差甚远,崔判官面目慈善,执笔从容不迫,被蒙起的双目好似能勘透世间万物,断案理事,公正了然于心。

奈何前的孟婆,身段更是翩若惊鸿,风华绝代,实在是无法让人与那口滚着浓汤的铁锅一起联想。

不等忆遍来这地府所遭遇的一切,船夫的桅杆已敲到跟前。

“上船!”这鬼差的甚是粗鲁无礼道。

“我就送到这了,剩下的路我让老魏多照应照应你,老魏渡了几百年了准不会出岔子,你就放心的去投胎吧!”黄少天拍上喻文州的肩头,大义凛然道。

“你这小鬼头,船不是你划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看把你能耐的,有本事你划个几百年试试?”被称作“老魏”的中年人笑骂道。

“不敢不敢,在下只想本本分分的当个鬼差,等日子到了还得去投胎啊!这种活还是得老魏您拿着顺手,我等鼠辈怎能与您比肩?这喝茶有茶道,渡船也得有船道…”

“可别搁这瞎胡扯了,闭上你那嘴,老子还不想失聪!”

“那能啊,这叫如闻仙乐耳暂明,懂不懂?”

“我呸!”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