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挞Goo

【喻黄】今日当差 06

#喻黄,双花,微韩张,林方

#阴曹地府各种奇形异状的操作…

#脑洞产物,有参考资料(有私设,不能深究

06

黄少天来这快三十年了,不说别的,就说见过的鬼也是数不胜数,有认识的,有眼熟的,有仇家,也有恩人,黄少天因为做了鬼差,所以容颜一直停留在死时的青年模样,而那些人,都老了许多,黄少天的兄弟宋晓来见他时,已是知天命的年岁,两人相顾无言,唯有一个飘渺的拥抱。

黄少天这些年也看淡了许多生生死死,经历多了,少年凌厉的棱角也被时间的磨砺渐渐打磨的细致圆润。
太久没动过剑,身体会生锈,太久没动过凡情,感情也会淡漠。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修仙,每天饭菜都是清汤寡水的,因为地府有牛头马面的存在,马肉牛肉想都别想。

于是招魂这等差事对于黄少天来说是个大好的消遣,内心自然是很愿意当差了,虽然累是累了点,但总比闲着好。

所以这会儿,黄少天又吵着要弄点牛肉来给他收的第一个鬼魂补补身子。

牛头老哥阴着牛脸,用蹄子按着黄少天的头说他不尊重牛,应当罚他再多在着地府呆上几百年,下辈子还得投胎成草让他尝尝被牛吃的滋味,黄少天这才罢休。

地府修的很像人间的大街小巷。
喻文州在走完阎王殿后被鬼差带到停泊魂魄的客栈。
当然,除非真的困到极限,或者上辈子就是困死的,这里的鬼魂几乎都会度过一个不眠夜,一是大家有的死的奇形怪状的,到阴间也没改过来,不免会让人好奇。

比如吊死鬼拥有一双亮晶晶的突眼,说话会吐一条鲜红的大长舌头,每次谈到这个话题,有经验的老鬼就会不动声色的躲开老远,待那吊死鬼开口,鲜红的大长舌头狂甩新鬼们一脸,然后无情的嘲笑。

再比如小孩子夭折后的鬼,很是能折腾,一会儿哭一会儿闹的,要有难产而死的妇人在,情形会稍有缓和,可要是没有,那群受不了的大老爷们儿们就会痛苦的大喊:“哪个女鬼安慰安慰啊!”
“我靠,今天怎么连女鬼都没有?!!”

再比如亲朋好友一起死的,也许会在一旁摆个麻将桌,从暮色打到天亮,再打一清早结伴出发去轮回台投胎。

二是因为第二天就要去投胎了,难免大家会兴奋难耐,有的会烧高香拜阎王求好胎,有的趁着还记得前生,多回忆一下那些美好的记忆。

总之,这客栈总是热闹非凡,也不怕打架斗殴惹事生非,反正大家都是鬼,总不能再死了,除非魂飞魄散。当然这里的管家江掌柜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您好,需要来点什么吗?”江波涛一手擦着柜子,扭头微笑着问道。

喻文州在凡间多是闷躺在病床上,抑或是端坐在私塾里,享受的事也没做过多少,如今到了这,他竟有种想解脱自我的感觉,于是上来先点了两碗白酒。

白酒映着他此刻苍白的脸庞,还有泛紫的唇,这是呛死鬼的样子,他倒是觉得新奇,对着这酒淡淡道:“谢谢掌柜的。”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