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挞Goo

【喻黄】今日当差 04

#喻黄,双花,微韩张,林方

#阴曹地府各种奇形异状的操作…

#脑洞产物,有参考道家资料(有私设,不能深究

“呜…呜呜呜……少爷,你要莫怪我…奴婢,奴婢也是没有办法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穿墙而入,只见一个蒙着面纱,披着大斗笠的婢女端着一些菜肴和粥水,送到了窗前,摆在窗檐上,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溢出来,滴在斗笠上,滴在手背上,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才将那瓶瓷瓶送上前。

“老爷说……喝下这个,少爷您就可以…可以解脱了…呜…呜呜奴婢舍不得少爷…奴婢这名字也是少爷赐的…奴婢想陪少爷一起去了……”

门前的小姑娘泣不成声,伸出手想去去握住那双来接瓶子的苍白修长的手,不想却落了空,屋内的人道:“月桂,我知道了,你不必自责,这是我的命。”

语气十分平静,却听得出主人的力不从心,想必应是十分虚弱。

“不要碰我的尸首,待我死后,就烧掉这里,好吗?月桂,答应我。”

“呜……我…我去跟老爷说…少爷,我真的好难过…”

屋子里传来一声无力的轻笑,比刚刚更艰难的开口:“莫要伤心…”

黄少天见状腹诽了一下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这时候还要一个将死之人安慰她,大伤元气啊!黄少天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一声“幼稚”,先张佳乐一步穿进了屋子。

他进去之后,看到那身着绣着靛蓝色云纹的长衫的青年,手隐在身侧扶着桌角支撑着身体,挂着苍白的笑。

其实和快死的人没什么两样,惨白的脸,瘦的不成样子的身体,干枯的发勉强束在一起,看上去下一秒就能倒下。

但即便是这幅狼狈的模样,也可以感受到此人非常的气质,他的声音薄薄的,如泉清冽,温吞的,如木通透。

看到这黄少天心里不免又一阵触动,在心里可惜着一位佳人的陨落。

“月桂,帮我转告爹娘,保重好身体,转告姊妹,安心养胎,莫要责怪我先走一步…”话未罢,咳嗽声起,久久未歇。

“祖宗啊…别说了。”黄少天闭上眼睛,他向来不忍看这生离死别的场面,他的刀下只有痛快淋漓的鲜血,大概是因为这,他逃避着儿女情长,他也不想知道自己断送了多少幸福的家。

“就到这里吧。”那人话毕,就铁了心一般的关了窗户,也不顾门外人撕心裂肺的哭泣。

不过那人并未拿起那瓶药,而是先一步举起烛台,点燃了床帘。

从跃动的小火苗,蔓延成大火苗,大火苗吞下木床木桌,燃作熊熊大火。

那人立在房中,被烟熏的眼泪不停的掉,他毅然决然的拧开瓶塞,一饮而尽。

然后张佳乐推了黄少天一把,说:“是时候了。”

黄少天看着那人“咚”的一声倒下,头磕在桌子旁,火即将蔓延到他的衣摆。他因吸入过多的烟痛苦的蜷缩着身子,药效开始,他嘴里满出星星点点的掺杂着血丝的白沫,那烟剜开他的鼻腔一冲而入,断送了他最后一口气。

黄少天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真真切切的变成了一个鬼。

突然白无常招魂幡一甩,一股淡淡的掺杂着蓝光的白气从他口中缓缓地飘来。

小小的,轻轻的,这是他的魂魄,似乎一碰就会灰飞烟灭。

黄少天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

评论

热度(14)